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行业新闻
  • 电液动扇形闸门受托支付贷款所借来的钱
  • 2021-02-23    发布者:扬州嘉丰
  •   2020年9月16日,计划进行上交所上市申请的长龄液压股份有限(以下简称“长龄液压”,A19129.SH)第三次更新招股书,虽然距离上会又更近了一步,但长龄液压的问题可是一点也没有减少。

      报告期内,长龄液压在资金并不充裕的情况下,还大规模进行资金借出,其中绝大部分资金拆借与实控人相关,甚至出现了在上市申请材料中隐瞒部分拆借,而被证监会下发警示函的情况。

      其还存在未披露无真实交易背景票据的问题,在进行受托支付贷款时还将关联方列为被支付对象,并将贷款全部取回。

      另外长龄液压内部管理存在多个不规范问题,其在采购、销售过程中存在制表人与审核人为同一人的情况,此外还在报告期内进行超大额分红,分红总额甚至超过了募资项目中的补充流动资金募资额。

      2016年末,长龄液压仅借给关联方的待收余额就高达1.26亿元,这其中的绝大多数都跟实控人相关。

      根据当时的关联方借款明细显示,1.26亿中有8426万元是实际控制人夏泽民、夏继发直接所借,另外还有4017.22是借给了实控人夏继发参股的江阴协圣精密科技有限,这些加起来都已经达到了1.24亿元。

      到了2017年,长龄液压还在继续借钱给关联方,当年度再借给实控人、实控人旗下控股企业以及实控人亲属们所参股的共计7906.49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以上借款中还有相当一部分是“免息借款”,长龄液压对关联方相关的以资金周转为目的的借款不予计算利息,未计利息的资金拆借总额达到了6745.70万元。

      如果说长龄液压对关联方借款还可以理解,那么其过往对第三方也同样大方拆出资金的行为则不得不引起关注。

      2017年长龄液压对7家无关联第三方累计拆借出资金8390万元,2018年又借出万元。

      与慷慨解囊所不同的是,报告期内长龄液压的资金状况并不充裕,期间为解决资金问题还曾向外界大额借款以补充资金。

      2017年至2019年,长龄液压账上货币资金余额分别为1959.08万元、6212.41万元、1.44亿元。

      同期长龄液压还进行规模不小的大额借款,取得借款收到的现金分别为9500万元、2500万元、100万元。

      也就是说,长龄液压在自身资金规模并不大、需要大额贷款的同时,还出借给关联方甚至第三方数亿元资金。

      招股书中长龄液压也没有解释其在自己本身就“缺钱”的情况下,还大规模向外拆出资金的用意。

      值得一提的是,长龄液压还在以往的上市申请材料中隐瞒资金拆借事件,此事还被证监会点名批评并下发警示函。

      2020年4月21日,证监会对长龄液压采取出具警示函的监管措施,并指明其在申请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过程中,存在未披露与第三方进行资金拆借、未披露开具并背书无真实交易背景票据的问题。

      还未上市就收到了证监会的警示函,过去半年长龄液压因为“被提前监管”着实赚足了关注。

      收到警示函的原因则是状况频出的内控问题,除了上文提到的隐瞒拆借问题,长龄液压的票据背书问题也被证监会点名。

      长龄液压存在未披露开具并背书无真实交易背景票据的问题,报告期内在无真实贸易背景情况下,子长龄弹簧将长龄液压开具的部分票据和对外销售中收到的少量票据背书转让给长龄液压。

      而且长龄液压还在2019年披露的初版招股书中隐瞒披露该问题,也是因为隐瞒行为,长龄液压给自己招来了证监会的行政监管函。

      除了无真实交易背景的票据问题之外,长龄液压的大额贷款也存在不完全“合规”的情况。

      值得注意的是,受托支付贷款并不是常规的直接贷款,是指贷款人根据借款人的提款申请和支付委托,将贷款通过借款人账户支付给符合合同约定用途的借款人交易对象。

      根据银监会《流动资金贷款管理暂行办法》第27条:采用贷款人受托支付的,贷款人应根据约定的贷款用途,审核借款人提供的支付申请所列支付对象、支付金额等信息是否与相应的商务合同等证明材料相符。

      也就是说,受托支付贷款所借来的钱,并不是直接支付给借款人,而是要支付给与借款人之间存在真实商务合作的交易对象。

      但长龄液压受托支付贷款的收款对象却是关联方达泰机械,而且双方之间报告期内的关联交易总额也不到万元,远低于受托支付贷款规模。

      2017年,长龄液压通过达泰机械获得受托支付贷款共计7840万元,贷款资金进入达泰机械账户后的数日内,又原封不动的回到了长龄液压的手里。

      对于此事,长龄液压却表示自己没有骗取贷款银行发放贷款的意图或将该等贷款非法据为己有的目的,该行为不属于主观故意或恶意行为,不构成重大违法违规行为。

      在贷款、票据问题之外,长龄液压的日常管理中也曾长期存在诸多不规范的行为。

      报告期内部分时期,长龄液压系统中的销售订单、发货单、以及销售出库单的审核人与制单人均为同一人,采购请购单、采购订单以及采购入库单的审核人与制单人也均为同一人。

      审核人与制单人都是同一人完成,那么在不规范运作下的采购、销售数据是否又能保证真实呢?

      2019年4月,长龄液压首次报送招股书,该版招股书显示2017-2018年前五大客户销售收入合计分别为24991.78万元、43824.66万元,但这两个数据却在后来更新的招股书出现了变化,分别变成了25045.54万元、44127.9万元,前后数据相差53.76万元、303.24万元。

      此外长龄液压还存在几十份费用记账凭证只有制单人,无复核人的情况,存在数份费用报销无部门负责人和财务部门复核留痕的情况。

      在此次的IPO上市申报中,长龄液压计划就5个项目募集资金10亿元,其中仅“补充流动资金”一项就计划募资1.8亿元。

      不过与大额募资需求不同的是,长龄液压看起来似乎并不像缺钱用的样子,除了上文所提到的大额对外拆借之外,长龄液压还进行了规模不小的股利分红,分红额还远超流动资金募资额。

      2017年2月20日,长龄液压分配现金红利0万元,当年12月27日,再分配现金红利500万元。

      2018年2月,长龄液压进行了报告期内规模的一次分红,分红规模高达1.11亿元。

      另外长龄液压甚至还在IPO上市受理后再次分红,2020年6月5日长龄液压再决定派发现金红利5840万元。

      报告期内,长龄液压累计分红达到了2.14亿元,对比之下其在招股书中募集补充流动资金的总额也不过才1.8亿元。

      另外如前文所提,报告期内长龄液压资金状况也并不宽裕,期间仅进行贷款就达到了1.21亿元。

      先进行了超大额募资,再在招股书中计划募集近似规模的“补充流动资金”,既然资金并没有那么充足,那规模如此之大的分红又是为了什么呢?

      根据历次分红明细显示,2017年至2018年长龄液压分红对象只包含了实控人的名字,2020年分红时,实控人控股比例也达到了97.89%。

      如果按照以上股权比例进行分红,共计2.14亿元的总分红额中,仅实控人就拿走了2.13亿元。

      长龄液压IPO申请材料的经办注册会计师是倪国君、胡友邻。其中倪国军此前为容百科技的经办会计师,而容百科技曾因涉嫌欺诈上市,收到证监局的监管函。
    以上信息由扬州市嘉丰液压成套设备有限公司整理编辑,了解更多电液动三通分料器,电液动扇形闸门,电液动犁式卸料器,电液推杆,电液动平板闸门,电动推杆信息请访问http://www.yzsjfyy.com

     



copyright@2018-2019 扬州市嘉丰液压成套设备有限公司

苏ICP备11057340号
扬州市嘉丰液压成套设备有限公司专业生产电液推杆,电动推杆,电液动犁式缷料器,液压站,装车闸门,电液闸阀不锈钢,电动头刀闸阀,电动推杆带位移转感器,电液动插板式双层缷灰阀,上下跑偏器,电液动三四通分料器,平板闸门,卸灰阀,电液动蝶阀球阀,胶带自控液压拉紧装置.网站地图友情链接: 扬州晶华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